当前位置:主页 > 焦点 >

《倾城之恋》亚视播出 陈数:我要“破”了自己

时间:2018-02-03 16:45 来源:网络整理

与丈夫赵胤胤出席活动

“《倾城之恋》是中国的《乱世佳人》(电影版 电视版),白流苏是郝思嘉,陈数就是费雯丽。”近日,由黄觉和陈数主演的电视剧《倾城之恋》在亚视播出,陈数扮演的白流苏备受香港观众好评。有观众说,多年来根据张爱玲作品改编的影视剧中,只有两个角色演得最到位,一个是陈冲演的红玫瑰,另一个就是陈数版的白流苏。

“费雯丽是伟大的女演员,我不敢说我像。”正在广东开平拍摄新剧的陈数接受羊城晚报记者专访时说,“我不想一直局限于海派女子的定位了,我要‘破’了自己。”她透露,她主演的新剧《铁梨花》将在全国地面频道开花,她扮演的盗墓贼之女不但不“海派”,而且还很“爷们”。

【说海派】 不是只能演海派女子

羊城晚报:你扮演的白流苏跟原著其实并不一样。

陈数:张爱玲的小说虽然很写实,但我在表演的时候不可能照搬小说的质感,我也不相信白流苏和范柳原之间只有现实的考量———那多无趣啊!如果是这样,白流苏就不是一个有魅力的女人了,那范柳原为什么还喜欢她呢?这两个人之间应该有彼此流露的爱情,不应该都是灰色的、狠辣的、苍凉的。

羊城晚报:有人说你是中国最美丽的穿旗袍的女演员,你自己觉得呢?

陈数:旗袍只是外表,其实我最早穿旗袍也是2005年了,但要演出海派女子的风韵,准备不是一天两天。比如白流苏,她的魅力不是外在的风骚,而是书香门第大小姐那种有控制又有距离感的魅力,演起来要有小小的释放,又不能过,也不能含蓄得让人看不见。《倾城之恋》太难演了,因为太多人知道,是命题作文。

羊城晚报:具体来说是怎么准备的?

陈数:我看书,在法租界闲逛,熟悉海派文化,跟很多人去谈论,在咖啡厅静静感受空气……当年演《新上海滩》(张国荣版 黄晓明版)(饰交际花方艳芸),表现得妖娆一些。但白流苏就非常不一样,我也想有机会来证明自己,我穿旗袍并不就一个样子。

羊城晚报:有人把你比作费雯丽,你开心吗?

陈数:她是伟大的女演员,我可不敢说自己像她,她的伟大是我达不到的。

羊城晚报:影视界已经把你定位为“海派女子”的代言人,你怎么看?

陈数:我更希望大家定位我为“知性女子”。我又不是上海人,不是只能演上海人。

【说突破】 机会要有意识地等待

羊城晚报:铁梨花跟你之前的角色截然不同,是为了打破自己的定位么?

陈数:没错,铁梨花这个角色截然不同,非常奔放。从十几集之后,她就流落江湖,一点都不漂亮。最后一集都60岁了,导演还说:“陈数,我看出来了,你是可以演到老的,你还有优势在后面呢。”我挺受鼓舞的,我想做演员而不是花瓶。

羊城晚报:这个角色连知性都算不上吧?

陈数:确实离得有点远。一个盗墓贼的女儿,挺爷们的,一直在江湖中颠沛流离,跟占山为王的兄弟们在一起生活。演我儿子的演员都30岁了。

羊城晚报:下一步还想继续突破自己吗?

陈数:之前确实不太想再演海派女人了,结果幸运地遇到《铁梨花》。但是,就算我想“破”我自己,也不能胡乱“破”,不能把一个角色演得连起码的协调感都没有,还是要找到那种体现自己能力的角色。我演话剧版《简·爱》也是一种“破”,因为那并不是外形最适合我的角色,我觉得非常合适。但后来她演不了了,找到我,我觉得我也能演。因为简·爱是个有着强大内心和精神力量的女性。机会是要等待的———有意识地等待。

羊城晚报:考虑过演电影吗?

陈数:也有电影找我。我知道现在电影很火,但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要着急拍,反而更应该冷静地选择剧本和制作。

【说婚姻】 我不会煲汤,他会!

羊城晚报:你跟广东人熟悉的钢琴家赵胤胤新婚燕尔,来中山拍戏,是不是可以跟老公离得更近了?

陈数:是啊,他能经常来看我,很开心。

羊城晚报:大家已经把你看成广东媳妇了,你会煲汤吗?

陈数:我不会,但他会,哈哈!我很爱喝广东的汤水,每一种都爱,疲惫的时候喝一点感觉很好。

羊城晚报:他支持你的工作吗?大家都忙的时候怎么办?




上一篇:亚视推出《倾城之恋》 陈数火拼汪明荃(图)
下一篇:大话3《倾城之恋》专题即将真情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