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主页 > 拉菲2线 >

“组合拳”除疾“杀手锏”祛疴--公安县专项治理“人情风”调查

“组合拳”除疾“杀手锏”祛疴--公安县专项治理“人情风”调查 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荆州政务 正文 来源: 荆州日报 时间:2017-12-06 14:55 -纠错

  记者朱景茂佘海艳特约记者夏峻袁丹君

  党风正则政风清,政风清则民风纯,民风纯则万象新。公安县委、县政府历时5年,靶向发力,综合施策,铁腕重锤,大力整治“人情风”,取得明显成效。

  从央视《“人情”往来真愁人》舆论监督报道,在外学子网络发表《政府管人情酒席,家乡人双手支持》回乡记,到23名镇厨转行打工、“卖保险”,两名考上清华学子拒摆酒宴做义工……三袁故里、性灵公安,一举跳出了“人情风”治理——反弹——治理的怪圈,突破“放鞭搭台比排场,摆宴送情攀高低”“你方唱罢我登场,迎来送往算不清”的围城,刹住了城乡人情攀比的歪风,让人情回归真情,风清气正,从而吸引了湘鄂两省10多个县市纷纷前来“取经”交流。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加强和改进思想政治工作,深化群众性精神文明创建活动。弘扬科学精神,普及科学知识,开展移风易俗、弘扬时代新风行动,抵制腐朽落后文化侵蚀。”公安县委、县政府通过贯彻学习十九大精神,一致认为,整治“人情风”,不能“一阵风”,要“常年抓,露头打”,高悬一把“铁尺”,顺应民心民意,持之以恒,把“人情风”整治推向深入,彰显性灵公安魅力,推动“文化三县”的建设。

  公安县如何实现治理人情陋习“华丽转身”?打出了怎样的“组合拳”?亮出了哪些“杀手锏”?近日,记者实地进行探访调查。

  起锤始于一个痛心的故事

  “风气”是一个地方的文化内涵,人文素养,更是一个地区品牌、品质、品味的综合表现。它渗透在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对人们的思想、心理、情感发挥着潜移默化的作用,而能否正确处理个人与他人、个人与群体的关系,则是社会风气好坏最重要的标志。

  公安县下决心整治“人情风”始于一个痛心的故事。2013年初全县三级干部会上,县委主要领导讲述了一名公安人为何在荆州城区做公安锅盔小吃生意的故事。这个故事源自该领导在荆州开会买早餐时听到卖锅盔师傅的一串感慨。

  “我是从公安来荆州做生意的,来荆州是为了‘逃’乡里的‘人情债’。以前我和老伴儿就靠种田过日子,收入一般,过日子还算可以,但这些年农村人情太重,种一年田下来还不够赶人情。”锅盔师傅说,“乡里除了传统婚丧嫁娶外,乔迁、开业,小孩出生、满周岁、十二岁,子女当兵,学生升学考研读博,成年人三十六、五十、六十、七十都做寿,办酒名目繁多。村里人不愿意别人摆酒,但自己又不得不摆酒,一来二去就陷入了恶性循环,如果不去,面子上也过不去,只有躲到外面来打工。”

  这个故事也深深打动了在座的干部。愈演愈烈的“人情风”让人苦不堪言。

  “行情赶礼乃人之常情,但曾几何时,人情演变成了大操大办、盲目攀比、铺张浪费、借机敛财等不正之风。”据公安县纪委相关负责人介绍,在县城和乡镇工作的副科级以上干部家庭一年一般用于人情支出在3万元以上,一般公职人员家庭一年用于人情支出费用在2万元以上。据公安县国调队统计,2012年城镇户均礼金支出达6750元,农村7194元。人情支出成为家家户户的刚性支出与沉重负担。

  “人情”不断线,“酒场”连成串,“宴席”久难散,“吃喝”没个完……从传统婚丧嫁娶到类别多样的请客事项;从几年办一次到年年都过事;从宴请亲朋好友到宴请同学、同事甚至服务对象;从200元到上千元份子钱等,“人情”名目越来越杂、频率越来越高、操办规模越来越大,五花八门的宴席令人头疼,多如牛毛的“请柬”让人望之生畏。

  变味的“人情风”不仅败坏了社会风气,增加了群众负担,影响了村容村貌,同时也扰乱了正常的人际关系。有效遏制“人情风”蔓延,迫在眉睫,刻不容缓。从当年三级干部会开始,全县吹响了狠刹“人情风”的号角。

  重锤得益一篇监督性报道

  2014年,公安县委、县政府把治理人情过头恶习作为刹“四风”的一项重要内容。县纪委统一安排部署,出重拳、下猛药,狠刹“人情风”:全面开展了“力拒人情过头恶习,力拒舌尖消费陋习,力拒铺张攀比丑习”专项治理活动;开展警示教育,把握重要时间节点,利用短信、站牌等进行禁止违规宴请的宣传,发出“警示令”;在党员干部中开展抵制人情风公开承诺,全县17923名干部职工主动签订《自觉抵制大操大办承诺书》。

  与此同时,一系列治理措施层层推进。